日方网友观点:建议日企从中国市场撤退

中日关系的持续性恶化,为日系企业在华发展的前途蒙上厚重阴影。而作为中国汽车工业一分子的日系车企,它们的发展路径,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影响中国汽车的发展轨迹。

9月28日,根据日本最新媒体报道:钓鱼岛问题导致中日关系不断恶化,随着中国人抵制日货领域的扩大,丰田等汽车企业的在华工厂被迫停工。也有些日本的大型汽车企业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消费者对于日系车仍将敬而远之,并担心减产将长期持续下去。“打着爱国旗号”的中国正在慢慢地扼着日本企业的喉咙。

抛开身上的日系标签,无论是丰田、本田或是日产等日系车企,其在华合资公司、工厂扎根于中国当地,对当地的就业、纳税包括上下游产业的带动意义重大。一旦发生真正意义上的日系撤资或倒垮局面,受到重大影响的绝非仅日系车企自己而已。

中日网友热议抵制日货一事

普通工人最受伤

中方网友观点:八成网友赞成

东风日产,在华员工超过15000人;一汽丰田,在华员工超过12000人;广汽本田,在华员工达到8000人……

根据上海一个调查网站进行的网络调查(时间:2012年9月14日至18日,有效回答数男性1500人,女性1500人)显示,对于因日本的购岛行为而引发的抵抗日货活动,将近五成的被调查者回答表示赞成,再加上持“一定程度上赞成”的人数,总共约有8成被调查者赞成抵抗日货活动。

一连串的数据都在显示一个现状:日系车企在华的合资企业,已经成为当地解决就业的大户。特别是随着中国车市的不断高歌猛进,不停兴建扩大的新工厂,也在源源不断地为中国各地提供着数百上千的新职位。

另外,广东省还出现了因“爱国”而辞职的工人,产生了使工厂陷入停工的混乱局面。深圳市的富士胶卷、兄弟工业集团、东芝电器的工厂等,工人们也高喊着“还我钓鱼岛”“抵制日货”进行游行抗议。佳能在广东省中山市和珠海市的工厂,也因为有一部分工人抗议而停止了作业。

“能进汽车工厂当然更好了!收入比我们高,也比我们感觉稳定。”一位在外资IT品牌工厂打工的工人这样告诉记者。就在以富士康为代表的IT工厂不断发生因薪酬问题产生矛盾的时间里,汽车工厂工人的待遇福利是相对令人满意和羡慕的。这一点,在日系工厂也不例外。

日方网友观点:建议日企从中国市场撤退

但是现在,这种局面正在发生变化。随着日系销量的下滑,工厂也随之出现减产情况。在抵制日货最严重的2012年9-10月份里,几乎所有的日系车企都采取了减产措施。“以前可能要每天加班加点,现在则可以正常下班了。”东风日产的内部人士如是说。

对于日本车企在中国遭受抵制的情况,日本网友意见也大相径庭。有些较为激进的观点认为:
想要日本优秀技术、生产效率等等的亚洲国家除中国之外还有很多。他们比中国拥有更好的条件。毁掉花费30年时间建造的成果是有些可惜,但从中国市场撤退也应纳为考虑之一。更有甚者认为应该停止在反日国家生产,比如有的日本网友就表示“干脆不要在反日的国家生产了,还不如移到泰国、越南、土耳其这样亲日的国家去生产。比起中国,更好的地方有的是!”

不同企业之间采取的方式不同,但总体而言,曾经每天三班倒的生产节奏确实因中日关系而放缓。这直接影响到了一线员工的收入。有消息称,东风本田的一线员工,因减产原因,月薪降低近2000元。

一部分人认为:日本车企损失惨重,是因为自己缺乏应对措施,不灵活导致的。比如:“日本企业也是太蠢了,连战略对策都没有,才会被中国套牢,才有这回的游行吧。还是想好了对策再说话吧。”这个观点的支持者便有不少。

这样的局面,与势头如日中天的大众、通用等欧美车企的双薪、三薪相比,可谓冰火两重天。企业的命运,决定着员工的命运。对于每一个工厂都决定着几千名工人饭碗的日系车企来说,它们的走势令人关注。

另一部分人的观点是:抗议停工等措施只会导致中国工人的工资变少,中国人这样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认为,日本企业应该撤回日本,解决本国的失业人口。不过,支持者最多的观点还是认为现在的情况不光是对在中国的日本工厂,对现在日本经济来说也是相当大的打击。

所以,当中日关系恶化到一定程度,抵制日货成为一种常态时,最受伤害的,不是仍有中国之外大片市场的日系品牌,不是资产国有化的中方合资伙伴,而是最底层也最无回旋能力的普通工人。

日系车企停产调整库存

地方政府更着急

由于钓鱼岛事件中国人的反日情绪高涨,导致丰田汽车的新款车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低迷,丰田自2012年9月26日开始停止了天津一汽丰田和生产凯美瑞的广汽丰田工厂的生产。

“2012年广州汽车产业产值同比下降6.3%,其中,整车产值减少300亿人民币、汽车全产业链产值减少450亿元,拉低广州工业税收约3%,全市税收减少1%。”

丰田原本预定停产时间为9月30日-10月7日的法定节假日,但基于在中国的预定和销售情况,最终决定提前停产进行库存调整。

在今年1月的人大十四届三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广州市经贸委主任王旭东向记者透露了一组数据,充分显示了汽车企业在当地经济发展中的地位。

四川一汽丰田工厂和长春一汽从9月29日至10月7日停产。丰田宣传部发布声明“10月8日以后,全部工厂将恢复生产”。关于恢复生产后是否进行减产,丰田表示“现在还没有这方面计划。而在2011年,丰田在中国总共生产了80万1736辆汽车。

作为日系车企大本营的广州,每年的财政收入中来自于此的比例巨大。钓鱼岛事件爆发后,广州出现了“汽车制造产能一直往上走,9月份后突然往下走”的局面。而其连带的经济效应,更远超销售产值这一单一数据。

此外,丰田在日本九州生产的雷克萨斯等成品车,对于出口中国也表示“要根据其需求进行调整”,并压缩了一部分出口量。

广州市国税局有关业务处室负责人在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2012年预计的产能为138万台,比年初的178万台产能削减了40万台。汽车制造方面的税收收入,包括增值税、消费税、所得税等年初预计是241亿元,国税局上个月将预测目标下调为179亿元,减了62亿元。”

日产和东风日产在广东省的花都工厂等三所工厂也将停产时间提前了三天,改为9月27日到10月7日。日产同样没有明确表示具体的减产数量,也表示“10月8日以后工厂将恢复生产”。

这种情况,并不仅仅出现在广东一地。随着日系车企的不断扩张,其影响力更在全国不断加强。

铃木从9月24日开始已经对重庆市的四轮车工厂进行了压缩生产。并从9月28日起将之前的昼夜交替工作制改为仅白天工作制。

“今天,东风日产大连整车项目正式开工建设了。东风一来,我们就是万紫千红!”

本田的广汽本田已经于9月18日到20日停产三天,现在已经开始恢复了生产。本田宣传部表示“本田除国庆节法定休假期间外没有停产的计划。交货调整在停产的三天内已经完成。由于中国反日游行和抵制日货的影响,今后的恢复活动将视销售情况而定。”

2012年6月,辽宁省省长陈政高在东风日产大连项目奠基仪式上的一番话,在汽车行业广为流传。因为他太激动,显示出辽宁省、大连市对东风日产项目的渴望和需求。

日系车损失惨重/欧美系获益良多

事实上,这只是地方政府对于车企落户态度的一个缩影。在当下地方追求GPD高速增长的时代,除了房地产行业之外,能够快速拉动地方经济,提供就业机会,贡献高额税收的非汽车行业莫属。

中国的汽车市场自2009年起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美国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德国大众汽车公司等等都强化了在中国的本地化生产。在世界各大企业激烈争夺中国市场份额的这一关键时刻,由于中国抵制日货活动而导致的日系汽车工厂停工若长期得不到改善,日本汽车企业将无法避免市场份额的减少和收益方面的损失。

无论是已经形成规模效应的广州,还是希望做大汽车产业规模的辽宁,抑或是意图打造东方底特律的湖北,日系的受挫,都将对各地财政造成重大影响。和各大车企的经理人相比,关系到自己政绩的各地政府领导,显然更加着急。

日系汽车作为“Made in
Japan”的象征,成为了中国反日游行的打击目标,影响也波及到了汽车行业的各个方面。8月丰田的销售量比前年减少了15.1%,各日本汽车公司的库存也开始增加。在这一背景下围绕钓鱼岛问题产生的反日游行等活动,使日本汽车企业的销售大幅下降。据美国银行的分析报告书显示,日系车在中国最大的市场——广东省的消费者大幅减少,销售额平均比前一年减少了60%。

上下游企业遭牵连

中国区丰田销售负责人说“真的很严重”,透露出了对前景的担忧。他还表示,
“雷克萨斯销售店已经开始再营业,但对购买日系车本身抱有不安的客人也有很多。”

“从上游到下游,广本一家企业关系到20万人的生计。”

美国银行的分析报告书还表示,美国、韩国的汽车公司已经开始代替日本延伸了在广东省的销售业务。其中,德国大众汽车、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别克,平均销售额比上个月增长了4成。

广本内部人士的说法并不夸大。随着国产化进程的不断深入,产业链的不断完善,现地化采购逐渐普及,一个车企养活上百家配套小企业并不奇怪。

编辑点评: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做法挑战了中国人民的底线,抵制日系车虽然使中国消费者少了一个选择,但抵制深深依赖中国市场的日系车或将使日本经济雪上加霜。抵制日系车不是中国人的目的,只是想让日本决策者们明白,做事不要太过火。

有业内人士表示:“汽车产业具有产业链长、配套环节多等特征,整个产业链包含上游的零部件等专门的供应商,下游有销售和服务商,侧面则延伸到互补产品的制造商和专门基础设施的供应者。”而这些企业集聚在一起,能使各个企业更有效地获得各种资源。这就形成了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所提出的“集聚效应”。

这种连带效应是强大的。以东风日产为例,由于东风日产的带动,广州花都区已成为广州汽车产业集群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形成了一个集汽车研发、整车制造、零配件生产、汽车贸易、汽车人才市场和汽车学院等和谐发展的汽车产业链。

东风日产不仅促进了其配套的机械、冶金、轻工、电子、纺织等上游产业和汽车维修服务下游产业的发展,也带动了汽车贸易、研发力量和服务业的发展。在整个产业链条上,可以精心培育品牌,形成企业自身的核心竞争能力。

电子供应商深圳航盛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从东风日产与深圳航盛合作开始,东风日产就对航盛进行管理体系以及质量体系方面的辅导提升。目前,深圳航盛已经成为了国内主流的电子供应商。

日系的疲弱,往小了说会影响工厂工人、相关企业的饭碗。往大了说,则会对当地汽车工业的规模、发展速度产生严重负面影响,这种影响将更复杂也更深远。

在讲求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以地区为划分的抵制本身就是站不住脚的。更何况,在汽车产业上,中日的合作已经源远流长,加上50:50的合资模式,更无法在利益上准确分割出属于日本的和属于中国的部分。

当两个品牌、两个企业的利益结为一体的时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对抗模式,不科学、不理性、不值得提倡。

主要日系品牌2012年企业情况

企业名称 员工数量 2012年销量

东风日产 15000 77.3

一汽丰田12000 49.55

广汽丰田7000 34.5

广汽本田8000 31.64

东风本田 7000 28.22